新万博客户端

可以调素琴——说说刘禹锡

  刘禹锡一生经历数起数落,与柳宗元为同榜进士,参与顺宗变革不利,被贬为连州刺史再贬为朗州司马,辗转边远地区,其间做《陋室铭》。数年后与柳宗元等奉召回京,转年,因一首《玄都观桃花》得罪权臣,再次被贬连州刺史,数年后又回京,作《重游玄都观》。

  据说他的《陋室铭》是赌气之作。当年他被贬和州县通判,按理应该在县衙分他三室两厅,结果县官狗眼看人低,分给他南三环以外的一套三居室,好在是临江公寓,他也挺高兴,写了个对联:面对大江观白帆,身在和州思争辩。县官儿一看不爽了,拆迁!给他迁了套一室半。这一回公寓临河,环境也说得过去,他再写一联:垂柳青青江水边,人在历阳心在京。这是存心斗气儿啊,县官儿这回下了狠手,把他迁到一蜗居,仅容一桌一椅一床。这下终于把他惹急了,当场写了这篇陋室铭还不算,还找人刻在石碑上,立在门前。

  这还不是他最极致的斗气儿。前面说他第一次被贬后奉如回京,跑到玄都观玩,写了《玄都观桃花》,其中“玄都观里桃千树,尽是刘郎去后栽”一句以桃花隐喻一时得势的小人,结果再次被贬,一去十二年,这事儿放一般人身上,也就罢了,他回来之后,特特又去玄都观,其时千树桃花已尽数砍绝,他又有话说了“百亩庭中半是苔,桃花净尽菜花开。种桃道士归何处?前度刘郎今又来!”

  这么个又直又犟嘴又损的人,又有他宁静的一面:湖光秋月两相和,潭面无风镜未磨。遥望洞庭山水翠,白银盘里一青螺。做为凡人,我很好奇他是怎么写出这种坐飞机才能看到的景象的。

  更兼看尽繁华的“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”、豁达生死的“沉舟侧畔千帆过,病树前头万木春”,以及情趣盎然的“东边日头西边雨,道是无晴却有情”,这么个可人,琴声应该相当耐听吧。

上一篇:薄雨初寒斜照弄晴春意空阔。

下一篇:没有了